不要与陌生人说话-09

  徐红梅一进家门就看见闻国家居然在家里悠闲自在地喝茶,头上顶着刚刚出炉的发型,油光水滑,十分夺目。徐红梅的怒火顿时燃烧了整个胸膛。徐红梅喝道:“闻国家!你居然还可以这么悠闲地喝茶?”徐红梅说完,上来一把夺过闻国家的茶杯,跑到大门外边,冲着徐灵的发廊,把茶杯扔到了大街上。玻璃杯在马路中间突然地爆炸,声音很意外又很响,把坐在发廊门口的徐灵吓了一大跳。徐红梅的眼梢子瞥见了,心里暗暗得意。闻国家却不依了,横眉竖眼,狠狠地吼道:“你摔我的茶杯做什么?你疯了!”

  徐红梅一副拿了闻国家把柄的模样,说:“我们到底谁疯了,你摸着后脑勺好好想想。是啊是啊,我为什么要摔你的茶杯呢?”

  闻国家说:“什么意思?”

  徐红梅说:“什么意思你知道。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

  闻国家说:“我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你尽管敲门好了。可你凭什么摔我的茶杯?”

  徐红梅说:“摔茶杯还是轻的,发生了这么恶心的事情,我摔什么都不过分!”

  闻国家说:“到底是他妈的什么事?”

  徐红梅:“你少给老娘装傻。什么事情你知道,谁做的事情谁坦白,我说不出口。”

  闻国家说:“你他妈的搞邪完了!徐红梅,你还以为我真的怕你是不是?不是!我是懒得与你纠缠。现在我数三下,你要是再不说,我他妈的就点火烧房子了。”闻国家说着“啪”,地打着了打火机,擎一苗火焰在手里,口里数道:“一、二、三——”

  徐红梅惊愕万分地瞪着闻国家。眼看闻国家将打火机凑近了桌子上的报纸,这才打了一个冷噤,急急忙忙地说:“你和那个徐想姑好了。”

  闻国家关了打火机。冷笑地说:“放屁!”

  徐红梅说:“你才是放屁。你不想想你的儿子都人高马大了,还在外头搞什么搞?而且搞的还是一个乡巴佬。丢不丢脸?”

  闻国家说:“我希望你积一点口德,徐红梅!我没有在外面搞什么不正当的事情。”

  “看看,”徐红梅叫道,“还不承认!”

  闻国家拍桌子说:“你让我承认什么?”

  徐红梅说:“到镜子里照照自己吧!”

  闻国家说:“哦,不就是理了一个发吗?”

  徐红梅说:“就是!你明白像我们这种人是绝对不应该去那‘鸡’窝的,这是原则。”

  闻国家说:“徐红梅,我告诉你:首先徐灵的发廊不是‘鸡’窝,其次我的原则是哪里理发方便,哪里价廉物美我就上哪里理发,你管不着。”

  徐红梅吐了一口唾沫,说:“呸,什么徐灵?徐想姑。”

  闻国家说:“我只知道大家都叫她徐灵。”

  徐红梅斩钉截铁地说:“徐想姑!徐想姑剃头铺。”

  闻国家说:“毛病!人家没有招你没有惹你,这么刻薄要不得。”

  徐红梅嚷嚷起来:“好哇,公开维护起她来了。她是一个什么东西,一个乡下的X,一个卖X的,开着卖淫嫖娼违法乱纪的一个‘鸡’店。你们男人去理什么发?表面上是去理发,实际上不是去嫖是去干什么?你当我是傻瓜?以为我是瞎子?就算我是瞎子,群众的眼睛也是雪亮的。这一条街上谁个不知哪个不晓?”

  闻国家对徐红梅的最后反击只是一句话:“精神错乱!”

  徐红梅说:“好!这是你逼我。”徐红梅说着跑到厨房拎出了切菜的砧板和刀,说:“我要坐在大街上去骂那些臭不要脸的,卖X的女人,看她还敢不敢勾引别人的丈夫去理发。”

  闻国家轻而易举地扭住了徐红梅,夺过砧板和菜刀,一把抓过徐红梅的一件毛线活,放在砧板上,一刀剁了下去。徐红梅惨叫道:“那是很贵的全毛毛线!那是给你织的毛衣!”

  闻国家并不理会徐红梅,凶狠地一刀一刀地将毛线活剁了个零碎。徐红梅想扑过去抢救,但她不敢。徐红梅呜呜地哭了起来。之后,闻国家拿着菜刀对徐红梅说:“你要再这样无事生非,我就干脆剁了你。以后我去徐灵发廊理发或者去别的发廊理发都不关你的屁事。”

  徐红梅小声争辩说:“徐想姑!”

  闻国家扔掉菜刀,又去找来一只茶杯,不慌不忙地给自己泡了一杯茶,坐在老地方喝着。徐红梅扯出一只旅行包,打开抽屉往里头放自己日常的衣物,装出一副要离家出走的样子。其实徐红梅没有地方可去,所以她收拾得很慢,等待闻国家来劝解。可是最后闻国家说:“怎么还没有收拾好呢?”

  徐红梅说:“你盼我走吗?我还不走了!我要给我儿子做饭。不是为了我儿子,你死在这屋子里我都不会进来看一眼。”

  闻国家说:“我也是,咱们彼此彼此。”

  这一场战斗显然是徐红梅失败了。她忍气吞声去做了饭,闻国家吃得很香很多。徐红梅赌气也吃得很多。

  事后孙淑影批评徐红梅太不讲究策略,把事情弄糟了。徐红梅则认为事情能够糟到哪里去呢?反正她也摔了他的茶杯,朝他叫嚷了哭闹了,心里的火气也发泄出去了。夫妻吵架,事情能够糟到哪里去?难道闻国家还真的看得上徐想姑不成?她到底是一个乡下女人嘛。徐红梅还是比较自信的。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
您的名字
您的邮箱
您的站点
验证:   30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