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与陌生人说话-06

  因为一辆自行车链条发生了事故,闻国家和徐灵说起话来。或者说因为一辆自行车链条发生了事故,徐灵和闻国家说起话来。所以说,买了质量不好的东西也不见得就绝对是坏事。慢慢地闻国家和徐灵就处成了正常的邻居关系。徐灵坐在发廊门口,看见闻国家骑自行车过来,就朝他春风满面地点一个头,闻国家也朝徐灵点一个头;后来就打招呼:回来了?回来了。上班了?上班了。再后来,发廊门口聚了几个男人抽烟,闻国家路过,人家一招呼,闻国家也就随和地停了车,与大家站在一堆或者坐在一堆抽一支半支香烟。徐灵也经常在人堆里凑热闹,撤烟大伙抽。慢慢地后来就有人打趣闻国家,说:这是徐灵请的香烟啊。

  闻国家就说:“徐灵请的怎么样?你们都抽我就不能抽?”

  人说:你抽了徐灵的香烟不怕你老婆抽你的大嘴巴子?

  闻国家轻蔑地说:“说得这世界上好像一点王法都没有了。”

  闻国家虽然这么说,但人们还是时不时在他背后冷不丁地叫一声:“你老婆来了!”每逢这种时候,闻国家就有一点发恼,徐灵一见闻国家变脸就连忙出来打圆场,把话题巧妙地转移掉。再后来有一天于是就有了闻国家与徐灵的这么样的谈话。闻国家说:“徐灵哪,我不是一个傻瓜,我非常感谢你。你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

  徐灵说:“真的?”

  闻国家说:“真的。”

  徐灵说:“如果是真的,感谢就不要光是停留在口头上。”

  闻国家说:“我能够为你做什么?”

  徐灵说:“我不要你为我做什么,我只希望你让我为你做什么。”

  闻国家很聪明,说:“理发吗?”

  徐灵说:“我就知道你不敢。”

  闻国家说:“笑话。我的头发,长在我的身上,我想在哪里理发就在哪里理发。”

  徐灵说:“快别说大话,快别说大话,我没有听见啊,我没有听见啊。”

  闻国家说:“不需要你这么体谅我。我真的是想在哪里理发就在哪里理发。过去不来你的发廊只是因为我觉得不值得为了一个花哨的发廊而破坏自家的安定团结而已。”

  徐灵说:“而已?现在我这里不是一个花哨的发廊了?”

  闻国家说:“对任何事物都有一个了解的过程嘛。”

  徐灵说:“那你哪天就来理个发?”

  闻国家说:“只要你不怕。”

  徐灵说:“我怕什么?为人民服务,凭手艺挣钱,天经地义的事情。”

  闻国家说:“好!没有想到你还一身豪气。”

  徐灵掩嘴一笑,说:“哪天来吧。”

  闻国家说:“哪天来。肯定了。”

  徐红梅迷上了逛街。现在的逛街与过去不一样,现在逛街有很多新的学问,可以拥有教训和经验,可以体现自己的个人价值。徐红梅还是逛的江汉路。这一次徐红梅看见装修得比较现代,里面清一色年轻姑娘的商店就不再进去了。徐红梅专门逛大型百货商店,逛大门敞开,中年妇女在门口使劲往里吆喝顾客的商店。但徐红梅不太敢试穿衣服了。在这种商店里,只要你胆敢试穿什么服装,保证你就脱不下来。人家几个售货员围着你,百般地赔笑脸,百般地奉承,百般地讨好;素净的花色说你穿上像大学教授,鲜艳的花色说你穿上活像搞文艺的,价格也看你的眼色使劲地往下降,从一百五十可以降到八十,弄得你不买简直就显得你太不通人情。徐红梅就是这样在售货员的盛情包围之下,被迫地买了一件八十元钱的连衣裙。可不幸的是,在另外一个商店里,与徐红梅一模一样的连衣裙开价就只有八十。徐红梅问了价就要走,店主在她身后叫道“六十!五十!好了,我给你一个跳楼价,三十!”徐红梅难过得眼泪直往外涌。她想她一个月的基本生活费才一百五十元钱,却拿至少五十元钱买了一堆无用的恭维话。她怎么这么傻呢?徐红梅跑到她买衣服的商店去上厕所,她把自己关在厕所里劝慰了自己好久。她对自己说:算了算了,就算是拿钱买教训吧,就算是交学费吧,以前她不知道而现在她总算知道了恭维话都是很值钱的,她肯定不会再上当了。徐红梅为了让这家赚了她钱的商店破一点财,她在厕所里一再地拉水箱,最后她觉得一吨水也只要几毛钱,她干脆就把水箱的装置给扯坏了。

  后来徐红梅逛累了,口也渴了。她看见人们都到街边的一台饮料机那儿要饮料。徐红梅也过去指了指雪碧。一个穿白色工作服、戴白色厨师帽的小姐正要给她用纸杯去接饮料,徐红梅连忙叫起来:“哎哎,我不要了。”因为徐红梅一眼发现有个顾客给了小姐两元钱,小姐并没有找零。这就是说一杯饮料要两块钱,徐红梅认为太贵了。小姐拿着杯子怔了一下,不高兴地说:“有病啊?自己要不要喝水都闹不清楚!”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
您的名字
您的邮箱
您的站点
验证:   4 x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