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猫腻小说   >  朱雀记

第七十六章 小辩论

“南无阿弥陀佛。”殿内众僧齐宣佛号。

斌苦大师微笑着伸出手掌,腕间那串檀香念珠微微绽着柔和的光毫,光毫渐渐弥出殿外,笼着石板之上的数丈空间。

“但依本愿自在。”

一声佛谒出口,殿间寒气顿消,几个雀儿如蒙大赦,赶紧飞身而起,逃的远远地落在寺外的青树之上。

易天行微微皱眉,心经暗运,感觉到场间的某种不自在不协调。他隐感觉这位小公子的神态实在是过于做作,并不真的便是骄横无状,反而像是一个本来温文而雅的人,却硬要扮成强抢民女的恶人一般。

他为什么要这样?肯定是为了激怒归元寺众僧。

易天行忽然想到在府北河边秦梓和自己说过的一句话:“我想知道归元寺的后园里究竟住着什么样的人……”

易天行一惊:“看来这位小公子看来根本意不在己,而是想借此发挥,和归元寺撕破脸皮,好进后园一探究竟。”易天行虽然绝对不会担心自己那个变态师父的安危,但昨夜听师父说过,不想被人打扰,自然得想个法子,开口问道:“吉祥天究竟想怎样?本人易天行,自认此事并无行差踏错,贵方若一力强为,只怕堵不住这天下修士悠悠之口。”

小公子很奇怪,当易天行一开口,他却安静了下来。

竹应叟在一旁轻声说道:“若你是一般修行人,这件事情自然有再行查究的必要。只是……”他睁开双眼,用惨白的眼仁直直看着易天行寒声道:“你体内妖火纵横,连我门中取来炼器的昆仑地精之火也抢了,显然是应劫而生的火妖,妖道殊途,不论如何,今日你必须回我吉祥天门内受审。”

易天行气极反笑,呵呵应道:“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莫非你们门人作恶不是在下的对手,于是在下就成了妖怪?我在这俗世也活了十几个年头,倒是头次听说这样的道理。”他啧啧赞叹道:“真是修道门霸权主义抬头了。”

………………………………………………………………………………

殿内归元寺僧众闻得对方骄横,早已大怒,一颗平常佛心不知被抛诸何方,此时再被易天行这样一挑,更是心火大起,金刚怒目,直欲吞了殿门处的这一个瞎子一个黑衣少年。

小公子又清清淡淡地开口了:“斌苦大师说句话吧。”

易天行微咪着眼,他发现这位小公子似乎不愿意和自己说话,心里觉得有些奇怪,此时更加断定,这位小公子是借题发挥,想要对归元寺不利,心中有数后,便开口微笑抢先应道:“我人便在此处,小公子说句话吧。”

果然,他一开口,小公子便合唇不语,只是背着身看着殿外。

易天行从他身后望去,恰恰看见那顶黑色稚气的帽子下,莹若洁玉的耳垂和脖颈,不由心头一荡后却又是一阵恶心:“如果让蕾蕾看见一个男人的皮肤好成这样,会不会吐血?”

竹应叟又不合时宜地开口了:“易先生既然不肯交待本门弟子宗思的下落,那就莫怪本门辣手诛妖了。”

归元寺中众僧轻宣佛号,佛像庄严,经香缭绕,声势宏伟。

殿外却不知何时来了一些游人,这些古怪的游人不知从何摆脱了知客僧的拦阻,来到了殿前的庭院间。

易天行微微咪眼,知道吉祥天门下实力终于显现了出来,若自己再不想个法子,只怕马上就会是一场佛道家的法术拼杀。

打打杀杀?那是多么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这种事情是易天行不屑于看到的,于是他轻声向竹应叟问道:“竹叔?虽然您认为我是妖怪,可我还是想尊您一声叔,敢请教您为何认定我是妖怪?”

“三日前七眼桥外,你用妖火潜地,破我木宗正气植,那一丝非人的气息却是逃不过老夫的感应。”竹应叟应道。

易天行朗声一笑道:“世上之大,无奇不有,若竹叔识不得我控火法门,也是自然,怎可以此断我为妖?”

竹应叟冷笑道:“易先生,你自幼无父无母,又无门无派,这一身修为又是从何而来?世上除了妖物,又哪有人类修士可以敛取天地精华,自生真元。”

易天行咪眼看着这个瞎子,虽然他这是第一次知道世上果然有妖怪,也是第一次知道妖怪和人类修士的区别,但他并不惊慌,因为他等的就是这句话。

“噢?”他故作惊诧,“莫非只有妖怪才能无门无派,自行修道?”

竹应叟冷然道:“这是自然。”

易天行双眼一翻,冷声喝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辱我佛祖!”

竹应叟一愣,一直静立的小公子也略略侧了侧头,殿内众僧虽然听易天行说这瞎子辱及佛祖十分气愤,却又不知瞎子是哪里辱及了佛祖。只是斌苦大师和叶相僧二人微微点头,心想易护法不止佛学精湛,这诡辩之术倒也了得。

“释加帝子,见众生苦,起宏愿修佛,敢请教竹叔,佛祖是从何门何派学得佛法?”易天行冷冷道。

竹应叟这才知道中了这小子的圈套,佛祖之前,自然是无门无派,那按自己先前对妖怪的定义,岂不是自己在说佛祖是个大妖怪,想到这可得罪了不知多少僧人,不由微微惴然。

易天行却是表情丰富,转眼间又呵呵笑道:“不过竹叔想来也是口误,无心之失,在下也就不多做计较了。”

竹应叟一皱眉,惨白眼仁一翻道:“黄口小子,只会狡辩,你又焉能与神佛相提。更何况你修的是什么邪法?”

“妖邪二字不可乱说。”易天行知道是时候了,回头笑眯眯地对叶相僧说道:“叶师兄,烦请你告诉这位不良于视的老人家,在下习的是什么法,如今又是何门何派。”

叶相僧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上前十分恭谨地合什一礼。

竹应叟知道这位白衣僧人在修行门内辈份不低,赶紧回礼,就连一直安静的小公子也微微颌首示意。

叶相僧做完全套,方才缓缓说道:“好教小公子与竹先生得知。这位易居士乃我归元寺俗家子弟,三日前曾与竹先生说过,当时竹先生不信,在下持禅不久,对于易居士的身份也不方便多讲,此时便请家师宣示。”

竹应叟暗道邪门,心想这些归元寺的和尚怎么如此看重眼前这个火妖少年?看样子小公子的计策还真是使得通了。

斌苦大师轻宣一声佛号,将自己手腕上的檀念珠轻轻合在掌心,说道:“这位易居士,便是我佛宗当代山门护法,得中土释家弟子之敬,护法宏佛,断不是妖邪一途。”

山门护法?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
未登录,
请先 [ 注册 ] or [ 登录 ]
(一分钟即可完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