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池莉文集   >  

10 娘儿俩旅行去

亦池收到武汉外校高中录取通知,我们大有劫后余生的惊喜:娘儿俩旅行去也!

趁母女都开心,我得了却一桩心事。把我们大人离婚的真相告诉孩子。是时候了,无需再瞒,再没有必要也再没有可能瞒过高中三年的。事实上,从中考开始,亦池就已经主要在我这边生活,我这边是城郊,中考前一直号称所谓“妈妈的乡下写作屋”,离婚后,我放弃了市中心的住房,带着书籍和皮皮狗定居在这里了。亦池自然而然会跟着我和狗狗了。

那一天,我带亦池在南京路附近的一家百年老店吃上海传统的本邦特色菜。我点了春笋腌笃鲜,雪菜大汤黄鱼,冬瓜咸肉汤以及小碟。我们慢慢等菜,边吃边聊。

我字斟句酌地对孩子说:“亦池,我得告诉你一件事情,我和你爸爸——”亦池立刻打断了我的话,她说:“我知道。你就不用说了。”什么?我心一惊:“你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的孩子,就那样,单纯憨厚,语气安详,她说:“我早就知道了。我上初中不久,无意间在书柜里看到了你们的协议书。”

反而我窘迫了,我们大人一直在费尽心机蒙哄孩子,其实孩子早就知道,并迁就了我们的蒙哄。亦池连忙解释说:“你们不愿意让我知道我就当不知道呗。我觉得你们一定是担心我学习分心,担心我像别的孩子那样闹别扭,不同意你们离婚,抱怨你们不为自己孩子着想。所以我就不吭气算了。”

我扭过头去,南京路上的人群来来往往,络绎不绝,谁知这人群里头有多少喜怒哀乐?我枉为一个作家,竟然不知道这人世间多少故事,个个都是唯一的,个个都是自己的,都是和任何别的人不一样的!我也枉为母亲,居然要我这还未成年的孩子哄着我,成全我。我的孩子,她不是别的孩子,她有一颗慧心,我怎么愚蠢到拿一般大众标准来推测她呢?结果让她“就当不知道”,倒是实在给她添了麻烦。孩子真是不可以小看的!在她面前装了聪明,我实在羞愧,也实在为这个孩子如此沉得住气感到震惊。一般说来,小孩子都不愿意父母离婚,大吵大闹的多得是。

最后却是我的孩子给了我一颗定心丸,她明确表达了她的态度:妈妈,离婚是你们两个自己的私事,我不会干涉。照我看,你们也是不合适,老是吵架,还是分开好,分开以后你的脾气自然就好多了,再说家里事情都是你做,你也太累了,分开你也轻松多了……

这简直是我的孩子在找我谈话呢!她一边吃饭一边说话,眼睛看着菜肴,轻言细语,似乎漫不经心,神态一如往常还是憨态可掬,一点精怪灵巧没有,是那种大事也家常的气度,我的孩子!

原本我以为还要面对亦池的想不通,受不了,不同意,发脾气,闹别扭,大哭大叫等等。一概都没有,在这个重大问题上,亦池大大超过我的估计,真好,真让我如释重负,我长久担负的解释重负,一下子卸掉了。作为一个逃离了婚姻的单身妈妈,我深深感谢我兰心蕙质的孩子,深到这种程度的谢意,反倒让人内心忐忑,郑重得发愣。只见亦池那雪白葱嫩的手指搁在桌子上,我想伸手去捏一捏都不好意思,无非也就是一筷子一筷子给她夹菜而已。大概我们中国人骨子里头对于情感的态度就是这样庄重,连母女之间的恩情,也只须心有灵犀,默默相敬如宾即可。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
您的名字
您的邮箱
您的站点
验证:   89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