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49)

我圆睁双眼,仰躺在床上思考。

一切全都是胎儿之梦,那位少女的叫声,眼前黑暗的天花板,窗外的阳光,不,甚至是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我还在母亲的胎盘里,因为作著这种恐怖的「胎儿之梦」而挣扎……等到出生的同时,将诅咒杀害无数的人。但是,还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只有母亲能够感觉到我的胎动。

我躺著的旁边的墙壁对面开始响起敲打的声音。

「大哥、大哥,一郎大哥,你还没有想起我吗?是我,是我,真代子,真代子呀!请你回答,回答……」

连续敲了两、三次之後,换成恸泣的声音,然後像是趴在什么地方啜泣。

我全身放松的仰躺著,仿佛死人般停止呼吸,只是双眼圆睁……

嗡、嗡、嗡、嗡……

走廊尽头传来时钟的声音。隔壁房间的哭泣声忽然静止,然後又是一声:嗡——

比先前更悠长的声音。

我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嗡——

随著声音响起,我眼前浮现正木博士那戴著眼镜、冒著冷汗,似是尸骸般的脸孔,像是默默致意的低头後,唇际泛出无力的微笑,消失了。

嗡——

千世子甩动浓密的头发,下唇鲜血淋漓,表情苦闷的在我眼前出现,细绳仍勒在脖子上,充满血丝的眼眸圆睁,凝视著我,嘴唇颤动,好像拚命的想对我说什么,不久悲伤的闭上眼,泪水泪汩流出,紧咬住的下唇很快变成惨白,翻白的眼瞳微张後,颓然倒下。

嗡——

少女浅田志乃的後脑一面不停吐出黑色液体,一面俛首不要语……

嗡——

八代子血肉馍糊的睑上,眼睛往上吊……

嗡——嗡——嗡——嗡——

脸颊裂开的光头、眉间碎裂的垂发少女、前额裂开的络腮胡脸孔……

我双手掩脸,跳下床,向前直冲。忽然,我的前额撞击到某种坚硬之物,眼前一亮,紧接著一片漆黑。

瞬间,我眼前的漆黑中浮现和我酷似的另一张脸孔,须发蓬乱,凹陷的眼眸闪闪发光,与我四目交会时,马上张开鲜红的大嘴,放声大笑。

「啊,吴青秀……」

我大叫出声,但是那张脸孔瞬间消逝无踪。

嗡——嗡——嗡——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
您的名字
您的邮箱
您的站点
验证:   76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