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陌红尘11:油炸胡萝卜丸子

  北京春天的风很讨厌。黄沙沾满我的羊毛裙。骑自行车的妇女用纱巾蒙着脸。我觉着挺好玩。要是我做生意,我就发明一种念奴娇防沙面罩,准能让京城女性纷纷解囊。

  我想我们果然是进入一种新社会了。古往今来,念奴娇在人们眼里就是一词牌。苏东坡看到它便填词。毛泽东看到它也填词。我们现在看到它却想到赚钱。真个是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真个是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在一个小胡同口子上,我买了一张大饼和半斤油炸胡萝卜丸子,都是热气腾腾的。烙饼大妈胖乎乎的灵巧的手让我想起吴琴心的妈,她妈用同样的手给我做过炸酱面。

  我拎着自备晚餐回到房间。毛同志在吃“康师傅”。康师傅是北京流行的一种快餐面。我摊开大饼和丸子请毛同志与我分着吃。毛同志问:“这张饼多少钱?”

  “八角。”

  “才八角钱?丸子呢?”

  “一块二一斤,我称了半斤。”

  毛同志围着油炸丸子转了一圈,说:“这么一大堆才六角钱。其实北京挺便宜呀!起码比长沙便宜。”

  我说:“比武汉也便宜。”

  这时候王先生来了。换了领带,穿着风衣。风衣不同凡响,我只当没看见他。毛同志像我家长一样埋怨地看我一眼,上前倒茶倒水应酬王先生。

  王先生说:“眉小姐,该玩的地方都去了没有?”

  我说:“什么事直说。”

  王先生好像突然发现了大饼及胡萝卜丸子。“哎呀,吃这么艰苦干什么?眉小姐,你应该去餐厅进餐嘛。”

  我说:“你以为这丸子便宜?告诉你,绿色食品专卖店买的。一块钱一个。”

  “好。好。”王先生说,“也太贵了一点。毕竟只是胡萝卜,开了发票吗?”

  “当然没忘记。”

  王先生无可奈何笑笑说:“学狠了。这么几天就学狠了。”

  毛同志说:“现在风气就这样,买卫生中都开副食发票。”

  王先生在与毛同志搭讪的时候拣了一个丸子吃起来。他一连吃了七八个。最后告诉我他还有事,不能与我一同回武汉,让我自己买火车票回去。

  “那我只能买黑票。”

  “黑票可能贵得很。”

  “那我买机票吧。”

  “算了。买黑票吧,不过买黑票有风险。你又不着急走,设法找找亲朋好友买正道的票。”

  我一句话不说就走出了房间。和王先生打交道怎么就这么难受呢?资本家德性!我径直下楼,径直往外走。我无处可去。我宁愿在马路上流浪。直到王先生明白我已弃他而去,知趣地离开我的房间。

  经过招待所大厅时,我无意中发现了王先生的表弟。他坐在油腻腻的公用沙发上,假装注视服务台前登记的人。他的假装神态提示给我一个真实的事实:他在等候王先生但他怕我看出这一点。

  我成全他。我扬长而去。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
您的名字
您的邮箱
您的站点
验证:   9 - 8 =